•  

    今年母亲节朋友圈的声音格外多样化 或许是因为年龄变大关注的东西都开始变得不同 哪怕没有被任何人催促 因为年纪的关系也再逃不开结婚生子这种话题 不过很有意思的是在朋友圈看到几个讨论母爱的链接都是女生分享的 传统思想和现代生活碰撞带来的压力和焦虑让人多少有点无所适从

    以前只是隐隐觉得我妈在我身上投入的关心过分沉重 但基于惯有的对于父母的信任 这份沉重尚可承受 直到出国回来触及许多从没有过的话题 所有的信任都被击得粉碎 仿佛一夜之间我的母亲变成了另一个固执而刻薄的人 倾尽全力嘲笑我的不谙世事和不切实际 尽管继续表达和坚持自己的想法 我不再抱着希望父母了解我的幻想 只是一贯不愿意向世界掩饰自己而已 长期以来的寄宿经历让我几乎没有好好看过一个家庭应该怎样相处 成长的大多数时间里基本上只有同龄人的身影 无论是朋友还是男朋友 我可以非常轻松的对他们说出我爱你 却无法对我的父母说出我爱你们

    就像我告诉Emil的那样 我关心他们但我并不想念他们 我感到自己负有责任但并不知道我究竟 是不是爱他们 身在异乡太久早已经不知道思乡为何物

     

    It is meaningless to leave, if you never stop anywhere.

  • 4/22/2017

    Across the land - [13 Senses]

     

    -"那个选择在所谓关键的实习季出国交流的自己
    -"面对全然陌生的城市时又会是什么样呢
    -"或许会茫然的看着街上的金发碧眼 觉得自己被扔进了巨大的外星球吧

    当时写这句话时候脑海里浮现的正是时代广场 离开LA之前庆幸过终于在这里有了点牵挂 想象中那种街头的惶恐最终也没有出现 没想到真的走到时代广场时还是生出了这种失落感 自以为已经足够享受一个人旅行 可以自己做一切决定 可以认识不一样的人 但极为偶尔处于人群中的时刻 看到小情侣的笑脸 听到闺蜜聊天 依然忍不住感到寂寞 人生没有那么幸运啊 需要人陪的时候常常是一个人 不需要的时候却总有人缠着你说话

    从Chicago落地的那一刻起 手机自动改了时区 手表拨快两个小时 从此开始了有时差的日子 这里没有加州的阳光明媚 阴雨连绵 云雾缭绕 独自在U of Chicago里看着枯萎的爬山虎欲哭无泪 好在蓝色的密歇根湖给了我一点惊喜 但湖中的灯塔令我想你 栏边的情侣令我想你 林立的高楼令我想你 一切都是你的影子在晃动 总是不由自主的比较然后无尽思念加州 在skydeck上发着呆等到了雾散之下整整齐齐的夜景 却想起在天文台看到华灯初上的LA 没有什么高楼 没有整齐的街道 只是一座星星点点的Star city 这里细腻繁杂的欧式建筑和LA粗犷而明媚的西部风格是那么不同 街上的人们都穿着风衣带着宽檐帽步履匆匆 但卫衣牛仔裤和沙滩上的阳伞才是我熟悉的彩色的美国

    飞到NYC时还来不及难过就匆匆忙忙赶去看百老汇 踩着Phantom和Christine相遇的一幕进门 魅影拥抱女孩的姿势和我们每晚等红灯时的样子如出一辙 我仿佛还能感觉到你黑色jacket柔软的温度 幸好和故友重逢的喜悦稍稍冲淡了一些伤感 在the Met流连忘返了一整天总是忍不住去拍各种接吻的雕塑 第二天初见差点挤掉UCLA的备选哥大觉得校园真好看 午后的纽约放晴 在绿得可爱的草地上自拍 拍着拍着就想起那个犯了拖延症的下午 你教我玩喊数字问我为什么要喊two 我就是有那样的预感啊 看到你想动但最终未动的手指 你说「Ah you got me」 那一瞬间我真的在想这是不是一句双关语 于是我又开始在阳光下发呆 想到我们聊过的许多话 想到can I have a hug &can I have a kiss 你的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亮 我的大脑则一片空白 在时代广场吹着冷风终于忍不住告诉你自己好孤单 感觉很对不起让你看到这样一个脆弱的我 … 后来再回到NYC的几天慢慢进入度假模式 和婧婧待在一起吃吃喝喝 散步吹风 聊天看电影 还是和高中一起住校的日子一样 从她曾经向我抱怨这里的生活到现在爱上住在Newport 感觉长辈是真的大概永远都无法体会我们为什么喜欢国外吧

    走到D.C.你问我到底在哪里 突然意识到你是会认认真真看我的状态呢 特区的女性主义明显许多 在联邦法院里看到第一位女性大法官的介绍 感觉好骄傲于是第一次挫挫的和雕塑合了影 在WWII纪念碑看到好几段话特别感谢了女性的牺牲  前两天给我妈打电话她提到你不要被什么女权洗脑那都不现实 可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就是这么一个永远都不甘心的人 人总要有不甘心才能得到最想要的结果 赶着樱花节第一次体会到赏樱之乐 微风拂过簌簌花瓣点缀水面的场景 实在是可以静静看上好久

    在号称超危险的费城打卡了财大气粗的沃顿 观摩了幽灵般的Big J 也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反而觉得老城有一点可爱 两百多年前这里举行了大陆会议 诞生了世界上第一面星条旗 印刷了第一份独立宣言 还保存着独立宣言和权利法案的原件 作为无比热衷于米国建国史的脑残粉不拍照也足够满足 但是很可惜最后既没有拍到love park的love也没有拍到NY的love 可能生活就是这样总是在错过吧 可是真的很想拍下来发给你

    夜车颠簸之后的波士顿之旅 只有用风雨飘摇四个字来形容 每天冻到麻木不知疼痛 在空荡荡的哈佛园的寒风中只想喊fuck 但最终为了去摸一摸三谎言雕塑的左脚还是二度走马观花了一遍 MIT的建筑反倒是很给我惊喜 自由之路最痛苦的部分大概是Charles Bridge 铁丝网下是雪白的浪 脸上被风雨抽得生疼 许多遗迹现在都成了餐馆和商店 或许也算物尽其用了 花一个下午走了海曼这座小镇 下午三点放学的孩子在公园踢球 冬季的渔港也有不少人扬帆 singing beach上满是遛狗的居民 我又忍不住想起你 在沙滩上写了你的名字 在这里和每个偶然对上了神的人说how are you 感觉到了大城市中久违的温馨

    从纽约飞回LA 十个小时的旅程漫长却不难熬 看完存的Vikings也就见到了你 经过了那么痛苦的告别拥抱也不敢过分激动 仿佛这次重逢是梦是泡沫 仿佛我又一次从未来偷走了时间

    我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喜欢海和花园 而圣地亚哥恰恰拥有一切 无法描述能和你一起看这些风景有多幸运 Old town热辣辣的墨西哥风情和Margarita令我迷醉 La Jolla的海是沉静的墨绿与深蓝 海狮和海鸥成群 黄色和紫色的野花丛丛簇在岩层顶端 像一幅过分灿烂的莫奈 Coronado不仅有奢华的酒店 还有过山车一样的跨海大桥和平静的港湾 每天三分之二的时间瘫在酒店 剩下三分之一牵着手在路上饮果啤 互相开玩笑打打闹闹 在沙滩上帮你涂防晒霜和按摩 也说不清是因为这个地方本来就很好 还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格外喜欢这个地方 回LA以后住在小大阪附近尝了不少nice的日料 享受帮你拌拌面条加加酱料的感觉 这几天完成了许多之前未来得及完成的心愿 跑完了一颗心的距离 在你生日这天hiking去「Hollyweed」还在树下留了字条 听了Lighthouse Café的爵士现场 最后看了一次Hermosa的日落 这一丝执念 大概是我对这座城市最深的爱 也是我对你最深的爱

    最后决定克服所有的障碍回来与你一起旅行 也是因为总有很多人说 旅行最可以检验两个人合不合得来 尝试过很多次的我深深相信这个道理 因为我现在依然能回忆起过去许多共同旅途中经历过的不快 而这十天我却没有丝毫不开心 如果一定要说有缺憾 大概就是你在身旁让我太难以专注的欣赏风景 那么那么多好看的海啊 可是它们都没有你好看 至于还有想做却没能做的事情 因为有你说的未来 好像都不再是缺憾

    接近二十天的旅程 从66号公路的终点飞到起点 从厚重的美东又经过南方回到美西 看过了不少风景 偶遇了一些人 许多计划没能成行 许多误打误撞的幸运 而我从没有停止过 想念你

     

    Postface >

    从3.31开始断断续续写直到回国的今天才终于结束这篇没有图片的游记 自己依然能读得到心情的每次起落 从痛不欲生的离别到这次坚强的转身 只是想谢谢你帮我建立起足够多的信心支撑我走过那么多 走到这么远

  • 3/6/2017

    Dear Emil - [Embracē]

     

    0 >

    Finally I start this blog before i leave LA. It's just like, i'm afraid i will be much overwhelmed by endless papers and reports after i come back to China, not to mention the 'wall' and the time difference, then we may not talk as much as now anymore and just fade away from each other's life. I feel so lucky that I made the right choices to come to UCLA, to take MATH 174, and to join your 'study group', I only wish I had applied for a longer program allowing me adding more things on my to-do list and get them done with you.

    Anyway, I just want to write something for u before it's too late to let u know how i feel about u and how much i cherish these great memories. I will get back to Chinese now and you will have to figure out what the following characters mean by yourself haha. It may be a great pity that you don't understand them, so please try :P

     

    1 > Nice to meet u

    你好像给了我很多意外的惊喜 我从没有想过自己可以用一门外语聊到这么多话题 从喜欢的电影和乐队 到矫情的小心思 到对某些事情的观念 还教你喝喝红酒泡泡脚好更容易入睡 我说偶尔不太有安全感害怕自己只对别人来说只是无足轻重的存在 你就坚定的告诉我i like you you are thinking too much 我也非常喜欢你呀~ 所以看到snapchat的黄色小心心真的很开心 原来它代表彼此都是对方的NO.1 best friend 只是想到再过短短几个星期 也许它就会从小心心变回笑脸 然后消失不见 …

    感觉在LA的生活像极了Brooklyn里爱尔兰姑娘的遭遇 无尽的乡愁让你实在难以融入这个社会 想拥抱它丰富多彩的可能性 却不由自主的在半夜思念着家乡的一切而泪流满面 即使有人耐心教你如何适应这个地方 依然有点害怕有点舌头打结 直到她的Tony出现 直到你出现//不过不那么一样的是他们最后结婚啦 突然就被整个世界的美淹没 突然开始期待每个新的一天 突然觉得时间太短list太长怎么也装不下满满的快乐 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地方 也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牵挂

    很开心比你小那么一点点 把你当成哥哥一样就可以坦然的说这个我不会那个没做过然后缠着你陪我一条条完成 可以拉着你陪我晒太阳嘻嘻哈哈挥霍一整个下午再匆匆回图书馆赶deadline 如果snapchat可以回看聊天记录一定满屏都是hahaha 我羡慕你开放和欣赏一切的态度 喜欢你说想带我去球赛教我mini golfing陪我听YellowCard希望我不要丢下你自己去看金刚狼 但最想谢谢你在赞同我越长大越难交到相似的朋友以后 告诉我我是你在这里遇到的第二个好朋友 不过我好像也说过你是我唯一的好朋友哈哈 你为了保持联系去注册WeChat我也因为你开始学着用snapchat 接下来希望可以为你学会一点点丹麦语 至少正确的读出你的名字٩(˃̶͈̀௰˂̶͈́)و

    自从告诉你感觉太晚回家不安全 担心我被打劫就变成了你的常用梗 走路习惯性绕到右边的我偶尔消失在你的视线之外也会被你开玩笑 虽然膝盖不舒服又讨厌走路还是坚持自习以后送我回来的你 特地骑车过来再接我去看电影的你 真的超级暖 虽然我挺相信Westwood的治安不过还是真的会害怕被打劫哈哈 当然也很喜欢能够多待几分钟的感觉 有时候会让我想起高中放晚自习的日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这里剩下的时间不多 好像每一次告别都变的越来越艰难 常常拥抱完却一不小心又聊了好几分钟只好再拥抱一遍 从有作业才碰面的study group 变成时不时就去图书馆的自习小组 又变成没什么事也要见一见的好朋友 从一开始紧张的拥抱到现在自然的贴面 我是何其幸运 能有一个你耐心的听我分享我的一切 又耐心的与我分享你的一切

     

    2 > You are so sweet

    如果cute会很奇怪 我不知道sweet是不是能用在男孩子身上 但你真是一个甜炸了的小哥 我想我是感觉到了你想见我的心情所以宁可博物馆迟到也要陪你晒一会太阳 从Broad到Angels Flight和Grand Central Market因为你叮嘱早回所以一路飞奔 然而手机没电以后才发现路线不对 费尽周折听了无数口哨找到车站却等了四十多分钟都没有车 那时真的好绝望 只希望至少先把我弄出downtown这个鬼地方 后来看到你的get you back 听起来就像是及时捞了落水的我一把 在Westwood的小酒吧里就着喧嚣聊天 觉得吵吵闹闹也很好因为讲话需要贴得很近才可以听见 不小心让你看到了我手机里的太多囧照 也不小心看到了你手机里的小黄图 可是你怎么那么坦然! 我能感觉到你时不时用力把我搂向你身边 我能感觉到你轻轻抵着我的头顶 我能感觉到你摸着我头发时的温柔 我能感觉到你的眼睛在笑

    对弟控的男孩子毫无抵抗力
    对成绩好的男孩子毫无抵抗力
    对微笑摸头的男孩子毫无抵抗力
    对戴眼镜好看的男孩子毫无抵抗力
    对想要养缅甸猫的男孩子毫无抵抗力
    对绅士加一点霸道的男孩子毫无抵抗力
    对你毫无抵抗力 …

    早就计划好要单独留给sixflags trip的这一段一不小心变成了关系从朋友又前进一步的记录 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幸运的收到这么多关爱 更不知道到底是怎样会让你觉得我perfect 但是第一次讨论作业我就喜欢你说英语时的口音 身上清新的味道 和你的眼睛 而现在 我喜欢你轻轻整理我的头发 喜欢你环着我的腰说我tall and small 喜欢你有一点点扎人的胡茬 喜欢你搂着我微微施力的手臂 喜欢你随时随地不让我离开你的怀抱 喜欢你在每次ride出发之前都握紧我的手 一起在过山车上冲到最高点又俯冲的感觉 在空中飞行的感觉 天翻地覆中看到万家灯火的感觉 好像不能更美好了 因为剩下的时间这么短 我以为这或许就是我们所有的机会 把所有的计划都努力完成然后就此别过 我没有想到你真的打算去上海看我 再一起出去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 以前一直觉得在国外人们的关系独立而松散 或许这恰恰是我无比信任你的原因吧 出国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在这里遇见一个人 让我舍不得回国 让我生出跨越小半个地球和他一起生活的冲动

     

    3 > the Art of Losing

    To be  continued

  •  

    我的La La Land 是和house里另一个妹子在情人节去看的 那天电影票和咖啡都买一送一
    但我泪流满面的时候 妹子全程无动于衷 幸好我只是静静流泪而没有出声
    这导致我非常憋屈 以至于后来想抓住机会和每个人都唠叨一遍我有多喜欢这部电影

    它述说了太多的青涩
    比如明明互有好感却傲娇的说it's a waste of a lovely night
    比如打着research的名号约会 路过影院也能因为期待而不由自主的嘴角上扬
    比如在电影院的黑暗中 各怀心事像初恋的中学生一样小心翼翼牵手
    比如为她开车门放座椅擦手柄乐此不疲
    比如一时兴起就可以溜进已经关门的天文台看星星
    比如在被要求随便弹点什么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还是属于两个人的旋律
    比如她最终只是静静坐在丈夫的身边 却在想象里抚着Seb的胸口

    总之那些时刻我的确想起了很多人 仿佛每一幕都是自己的故事
    我记得收到小男生写着i love you的纸条以后第一件事是满心骄傲的帮他改正拼写错误
    我记得在晚上十一点出门收下了对方亲手做的提拉米苏
    我记得看完北京遇上西雅图的时候也是那样心怀鬼胎一般的牵着手
    我记得忙到天昏地暗的时候是怎样依靠下一次假期的重聚撑过了那些日子
    我记得一时兴起去江滩看的灿灿白果和芦苇摇曳
    我记得同学后来悄悄告诉我他趁着老师板书的空隙一点点一点点才偷偷换到我旁边
    我记得我也曾梦见过喜欢的人是如何拉着我跑在夕阳的余晖下

    就像我在虹桥的影院里听着「把番禺路的厂子给你」这种台词哈哈大笑
    在LA的影院里看着那些色彩明亮的party 就像是亲自在人群里穿行
    roadtrip两次后发现这里高速真的是堵成狗
    坐过环影的studio tour看到的摄影棚和外景地的的确确就长这样
    不需要去好莱坞Westwood就有n家带售票亭的小影院
    著名的Santa Monica比Hermosa热闹得多但有着相似的日落
    冬天的洛杉矶也像夏天一样阳光明媚无比对得起California dreamin的向往
    想搜一场Live show发现Alternative Rock里的乐队大概听过七八成

    与其说La La Land是献给影迷的怀旧歌舞片 不如说它是一首献给天使之城的情歌
    我真希望自己早一些看到这部电影 或许能再给我多一点时间 流更多的泪 走更多的路 …

  •  

    站在Santa Monica Pier的栈桥上 第一个感慨是圣莫的海水好像也不是很干净 在厦门念过书以后 不自觉会把看到的海和厦门的海相比 但总是对厦门的海有更深的感情 想要看海的冲动出现以后看到第一片海的激动 可能不亚于刚破壳的幼鸟认亲的那份巧执着 不会再激动的打开手机录下海浪的声音 也不会在沙滩上痴痴坐一整个上午 只是如果一定要选择一个地方挥霍时间 或许还是会偏爱有蓝色的地方

    本来是几个小伙伴一起出门 后来变成别人逛街而自己在码头看着街头艺人出神 跳着机械舞的少年 带着孩子打鼓的乐队 空中接人的秋千小哥 我唯一见过的向大家解释自己戏法的魔术师在日落时分坦承Yes I'm a cheater and that's why I'm still single 大概是开了一个情人节的玩笑 太阳沉下海底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 那一刻脑海中是史铁生的一句话

    太阳,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当他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他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散布烈烈朝晖之时。

    最近看的好几部电影都有沙滩游乐园的意象 佩小姐中的loop马戏团 Davis在破碎人生里修好的旋转木马 热热闹闹 熙熙攘攘 看着他人笑自己也忍不住要笑 好像升上空中的摩天轮里是自己 横冲直撞的过山车上是自己 在merry go around上飞起来的也是自己 旧金山的渔人码头应该也是一样的可爱吧 只是路过太匆匆寒风太凛冽 遗憾 还没有看够

  •  

    刚结束的周末过的非常沮丧 非常厌恶窝在室内上网打发掉时间的感觉 但常常买东西查资料一不小心就过完了又一天然后带着浪费时间的内疚爬床 终于下定决心一个人出门溜达于是开始做计划 查完游记窗外却已经阴天 跟着推荐去吃晚餐结果几个小时都在为了房租撕逼 即使是冬天温暖的加州 拌饭变得冷冰冰也只需要十分钟而已

    但这一周好像是开学以来第一个上课无比顺利的星期 不用在前一天晚上熬夜赶作业 还听到TA肯定解答方法比Heilman的更简单 突然就像得到了莫大的鼓舞 希望继续好好学习survive三座数学的大山 … 之前焦虑+东奔西走三个星期 尝试了各种文科商科理科的课 然后在众多水课的诱惑之下还是选了三门数学 准备和概率论&随机游走杠上三个月 可能也只是心里隐藏了很久的不甘心 哪怕上课的都是很年轻的教授 能在牛逼的ucla数学系里这样待一段时间也算是逼自己走出舒适区 毕竟每周雷打不动花整整两天时间在一门课寥寥几道题一页纸的作业上 加上三门双midterm 如果没有挂科的刀悬在脖子上应该早早就放弃了

    现在依然觉得身在此地是一件很不真实的事情 从小到大没怎么动过要出国读书的心思 人家刷T刷G的时候还不知道TPO机经为何物 看重庆森林的时候不会想到有一天会坐在L.A.的房子里听California dreamin 读浪潮之巅的时候也没想过有一天会走在Stanford这个给硅谷捐了地的校园里 嘲笑别人分不清阿拉斯加和赌城的时候更没想过自己会来这里逛赌场 著名的66号公路在距离不到40分钟车程的地方开始 看过的无数电影在这里取景 一众明星扎堆的Beverly Hills只有几步之遥

     

    好像还是有很多地方 想要看一看 …

  •  

    现在开始会时时刻刻记住 自己的想法通常都是少数人的自high 可能也是生活圈子太小 认识的人都是相似的 成长经历相似所以三观也相似 某歌一出来我的微博基本上就被刷了屏 有男生也有女生 待这两天大家过完年开始出门活动 主页又纷纷出现了带票根刷“电影不错”的微博 于是去豆瓣里看大家怎么洗白 无非是“你们没看电影和MV 光读歌词就瞎bb” EXO me 你有洗白的权利 我有反感垃圾歌词所以懒得看mv也懒得看电影的权利 各自井水不犯河水 心中的五星电影被强行一星是多正常的事 也就玻璃心才会为此跳脚想争回一个正义 不过我确实很不想跟去看了电影的人说话 希望不要有人看完来跟我讨论这部电影

    之前在学校写新闻的时候看过一个纪录片 拍的是厦门某公园的周末相亲角 参加的基本上都是父母 他们把自己子女的个人信息包括户口地/身高/(甚至)月薪和房产写在小纸片上 有人看中哪一张就拿着小纸片去找组织者要联系方式 每个人一次只能要5个联系方式 … 可能是这傻逼玩意儿给我的震撼太大了以至于5个联系方式这种细节我都记得 当然最震撼的是 拍这个纪录片的小姑娘在观众交流环节说 这真是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习大大应该也重视一下解决这个问题 原话已经不太记得 但是后来因为整理新闻稿重新听过录音 非常确定的是她对这个相亲角持着肯定的态度 说回春晚吧 那个相亲的傻逼小品看得我满脑子WTF 并不想让这种糟心的东西坏了过年的心情 不然我也许就继续熬完通宵把春晚看下去了 后来刷微博看到主页上很多对春晚的吐槽 不知道会不会又是少数人的自high :) 因为某明星发微博号召妹子们陪老公回村里过年的微博被人喷 然后有人出来对喷“女权癌们真是分分钟可以搞一场wg出来”

    其实我一直非常淡化自己在女权这个话题上的观点 因为很久以前就觉得许多人确实爱上纲上线 而且很多时候其后果是激化性别之间的对立而非观点之间的对立 但是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把女权ai女权biao这种词挂在嘴边的时候 突然发现他们否定的并不是那一小部分偏激的偏差的观点 因为他们竟然会搬出“我是一个温和的msl”这种话来调侃 其背后的含义不言自明 很多行业我不了解 但是作为一个准金融狗在实习的时候听一个妹子倒苦水 面试时有HR告诉她“不是你能力不行是你性别不对” 一句来自身边个例的转述不足以说明什么 但是大家都知道找工作的时候女性面临什么困难 甚至不仅仅是因为你要生孩子休产假而不愿意招你 就是单纯觉得女性的能力不如男性

     

    所以 就是必须对一切可能的恶意都抱有警惕之心 才能改变扎根在很多人潜意识里的东西 把少数人圈内的自high变成common sense

     

    by 一个近期受到作业和网喷双重刺激的陈小醒 :)

  •  

    临时起意不想浪费三天的小长假 又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计划做的很糟糕 一直是走一步看一步的状况 但是在加州的阳光下开[zuo]车真是过分美好的经历 午间白色的云和傍晚金色的晚霞 雨后天边巨大的彩虹 从热闹的市区奔向荒无人烟的田野 牧场变成戈壁 平原拔起雪山 月亮格外的大和圆 泻下银色的光宛如白昼 死亡谷里的路像过山车 起起伏伏导致人耳鸣不断 前后都没有车 只有我们孤独的远光灯照在路上 于是偷偷开了一段山路 经常不记得减速的我80迈过弯 也挺刺激的

    谷里入夜果真有小动物出来活动 惊慌失措的野兔跳上公路又掉头 从底盘下捡回一条命 第二天凌晨又在途中遇见野驴 呆呆的在车前伫立良久才掉头离去 乐呵呵甩着尾巴 登上Dantes View 不知名的小鸟觅食时镜头感爆棚 横冲直撞以为一切会动的东西都是食物 Badwater的结晶如雪 踩上去是咯吱咯吱的声音 和几个摄影师一起守着日出下的雪山顶峰 从漆黑到染上粉色再变成晃眼的金 日升月落 就这样过去好几个小时 回到登高处再看清晨走过的白色的路 已然窄成一根蜿蜒的细线汇入白茫茫的盐海里

    在LV无所事事刷了Caesar旗下所有的buffet 果然需要排队的Caesar最好吃 吃够了一生份的雪蟹 但还是敌不过中国菜T T 散着步刚好赶上Bellagio的音乐喷泉和Mirage的火山秀 只有amazing可以形容 在Venetian的大运河边散了步 看了Flamingo雨林里悠哉的火烈鸟 路过NY-NY的微缩版纽约城 接受了Vdara警卫的几秒钟护送 特意瞻仰了位置偏僻的Trump酒店 暴走Las Vegas之行好像也圆满了

    回LA的路比去时更荒凉星星也更多 那种需要屏息凝神的美震撼到无以复加 在侧路上静静看了好久的星空 不知道是应该遗憾没有带上单反还是应该庆幸任何记录形式都配不上这样的景色 回LA前的最后一夜住的Airbnb 在早餐时努力和做treasury的男主人扯了几十分钟的淡 从房价到旅途 说起高速公路上大家疯狂的飙车 男主人哈哈大笑说你知道吗巴黎人开车比我们还疯狂

    不自驾一次 都不知道美西到底有多美丽 向往了数年的on the road 终于成了真

  • 11/5/2016

    On boarding.. - [Take that]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想到树哥和小师弟会专门上楼陪我等登机 坐在与载着大家的厦航并肩的另一架飞机上 突然感觉很难受 虽然停留在一个地方的时候会很有冲动想要抓住一切机会远走 但是临行前那一刻总是会惶恐

    冲动是真实的 但惶恐也是真实的

    那个在夏天拖着行李箱去学校旁边租房复习CPA的自己 走在烈日下突然意识到身后的房子以后将变成一个暂停的点而不是归处
    那个接到本校录取依然厚着脸皮要了推荐信去复试的自己 通宵看完厚厚的两本书但站在嘉庚楼群的红砖前还是感觉这一天可能是自己离厦大最近的时刻 直到报到以后在宿舍的床上做着长长的梦 仿佛还会有拉拉推开门来找我
    那个为了更喜欢的组拒掉不够满意的实习的自己 在东方明珠下面冒着冷雨哽咽地给拉拉打电话 害怕上海之行变成了徒劳 害怕要回到校园遥望大家谈笑风生
    那个选择在所谓关键的实习季出国交流的自己 面对全然陌生的城市时又会是什么样呢 或许会茫然的看着街上的金发碧眼 觉得自己被扔进了巨大的外星球吧

    但最后 因为没有任何退路 一次次冒着风险又一次次心愿得偿 在新环境里 也适应得很好

    自觉一直不是最努力的那个 也不是最牛逼的那个 更不是最坚强的那个 不太会撒谎所以玩不好狼人杀 很容易被感动也很容易愤慨 悄悄流过很多眼泪 但心态依然越来越平和 觉得没关系一生还有很长 我应该还能遇见更好的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感觉迄今为止自己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大概就是搭上了那班来厦门的火车

    高中到大学都蜷缩在安全区 只保持着几个深交的挚友 来到这里以后重新试着去了解更多不同的人 撺掇大家一起聊天一起high 努力照顾每个人的情绪 做一个不让任何人感觉落单的人 变回初中到高一那种喜欢和一群人在一起的状态 但也愿意安安静静坐在一旁听大家聊一个不太懂的话题

    在这里还遇到了这辈子最喜欢的老师 知识渊博 有无穷的好奇心 真诚的关心学生 帮我争取各种机会 支持我做我想做的事情 如果不是树哥从来不吝啬对我的肯定 或许我也不会这么想要变成现在的样子 害怕会让树哥失望 也习惯了很多事都第一个想去请教他 希望能一直留给他靠谱细心外向大方的印象 变成和树哥一样好的人

    所以同样很喜欢这个学校 这里每年都办校庆 会给学生准备官方邮箱 有轰轰烈烈的毕业季 从身边每天相处的人 到离我尚遥远的事 都给了我浓浓的归属感

    呐 其实也还说不上有一个多么明确的方向 但确实 每天都在认认真真的进步一点点吧

  •  

     

    现在才发现自己不是真宅 只是如果要和没效用的人/事打交道 宁可默默呆着

    然而如果有机会认识很棒的人或者经历很棒的事 我愿意很久很久不停歇